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砖石瓦砾夫

择高处立 就平处坐 向宽处行

 
 
 

日志

 
 

疆土之春(八)拉练考验平脚板  

2010-10-13 12:59:01|  分类: 疆土之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当的是后门兵,体检只是走了个形式。可到了部队复检时,团卫生队那个军医愣说俺是平脚板,爬不了云南的大山,叫俺象女芭蕾舞演员那样用脚尖站在床板上,说是坚持不了三分钟,就得回华北平原。俺咬紧牙关,愣是挺了五分钟!

这双平脚板,在落实伟大统帅毛主席11.24批示的千里野营大拉练中,确实吃尽苦头,个中滋味,不妨摘几个苦瓜,一起来尝尝。

根据上级精神,拉练主要是锻炼部队在野战条件下的吃、住、走、打。

首先得说这个“走”。

也许,对今天的“暴走族”来讲,背包走路是件蛮快活的事儿。

当年部队路过一村寨时,也有一小伙子说道:阿嗲嗲嗲嗲!该放大军恩是安逸啊!整天背个包包游山玩水好耍呢!

正好连队缺个向导,连长就把他叫来一块耍耍。耍到第二天时,他便哭兮兮了:阿哞哞哞哞!脚杆着不住了!连腊肉都不吃就跑了。

在俺这双平脚板上,是细细的两条腿,支撑着一百多斤的身体,身体的背上,是六、七十斤的负重(背包、枪支、弹药、干粮)。每天行程30—50公里。第一天就成泡兵了,第二天成了火箭泡兵,脚上新泡压旧泡,大泡套小泡,走的都不知道脚是谁的了。

最惨的一次,一天一夜奔袭107公里,当听说到了目的地后,就地瘫倒,背着背包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已睡在被窝里,脚已被洗,泡已挑破,我浑然不知!我可亲可敬的老班长马玉龙,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你!

凭着这双平脚板,俺在那几年的野营拉练中踏遍滇西青山,从没掉过一次队!

再说说这个“吃”。

一般情况下,拉练中途吃饭,菜由连队炊事班统一烧,而饭由各班自己做。一小时内,必须完成从拾柴到挖灶到淘米烧饭到吃完的全过程。

因此,休息号一响,负责生活的副班长就赶紧分配任务,然后分头快速行动。

有一次分配俺拾柴,由于没经验,弄了些没干透的树枝,熏得副班长彭达仁一边流着泪一边骂俺是“日脓包”!结果饭也没烧熟出发号就响了,彭达仁只好连锅带饭一起背上,全班一边爬山一边你一把我一把的吃手抓夹生饭。

后来刘树义由于表现好被提为副班长,背上了那口战备罗锅。俺一点儿也不嫉妒他当副班长,让俺耿耿于怀的是那口战备罗锅到他手上后,每天行军后晚上泡脚,第二天也不洗干净就继续烧饭炒菜!

拉练之吃锻炼的俺在任何条件下都能赛下满满三大盘饭,速度是风卷残云!至今无论是在家聚餐还是高档宴会,俺都是速战速决,每次都是第一个放下筷子。

再来说说“住”。

拉练的住有两种情况:一是住老百姓家,那就比较舒服。二是野外宿营,那时就是部队也没有当今户外运动这么高级的野营帐篷,帐篷就是每人背的方块胶布雨衣,砍几颗树桩树枝撑起来就成了。

拉练都是在冬季,就是云南,特别是拉到海拔高的山区,晚上照样寒风凛冽。因要减轻负重,每人只背一床被子,为互相抱团取暖,就两人睡一个被窝,两条被子一铺一盖,头对脚脚对头,既暖和,梦中说不定就梦到啃猪蹄的好事了。

排长要和俺睡一个被窝,老子坚决不干!不是记恨他让俺黑夜掏坟洞子,也不是嫌他脚丫子臭,主要是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物理反应在俺身上比较强烈。俺把被子卷成一个筒,用腰带把一头扎住,人往筒里一缩,睡到第二天都不会动!所以,至今俺睡觉都比较老实。

篇幅太长了,“打”要留到下篇武装泅渡澜沧江说了。

疆土之春(八)平脚板拉练 - 砖石瓦砾夫 - gjzxy 的博客

 

疆土之春(八)平脚板拉练 - 砖石瓦砾夫 - gjzxy 的博客

 这是拉练行进在澜沧江畔滇缅公路的真实写照。

再附当时写的一首诗:雨夜行军                                    另一首:万壑千山

夜 墨染般的漆黑                                                      迎着朝阳

山 死亡般的沉睡                                                      队伍攀上了险峰之巅

风 在密林里嘶鸣                                                      他顿感眼界开阔了

雨 在凄冷中纷飞                                                      想起古人和领袖的诗篇

看不见一丝灯光                                                       会当临绝顶

听不见一声犬吠                                                       一览众山小

阵阵低粗的喉喘声嘘                                              惊回首   离天三尺三

伴着步步的身疲物赘                                              汗水不断浸透军装 

饥饿 像蛆虫咬噬胃肠                                             荆刺多次划破手脸

困倦 使眼皮不禁下坠                                             他没有软弱

猛然,滑倒际抓到一把荆刺                                  因为他爬的是祖国的山

扑鼻而来的

是马粪、人足的腥秽

抚摸一下酸痛的肩膀                                             披着星月

强忍住满眶的冷泪                                                 队伍穿行于峡谷之间

必须忍受这痛苦的磨练                                         他觉得是到了幻境

这是你人生必经的路轨                                         两壁如刀切

                                                                                 仰望一线天

                                                                                 当山风卷起松涛

                                                                                 野兽嚎叫时

                                                                                 他没有害怕

                                                                                 因为他的手中

                                                                                 握着闪亮的枪弹

 

                                                                                在那壑谷密林中

                                                                                有着亘古轰鸣的山泉

                                                                                他感到甘甜

                                                                                把头埋下去

                                                                                如允吸母乳一般

             

                                                                               在那童话般的山寨上边

                                                                               荡着袅袅的炊烟

                                                                               他感到幸福

                                                                               整理一下背包

                                                                               又攀向那更高的山巅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