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砖石瓦砾夫

择高处立 就平处坐 向宽处行

 
 
 

日志

 
 

疆土之春(十二)风华正茂不谙情  

2010-11-10 16:15:10|  分类: 疆土之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团以下部队大家庭成员清一色的男爷们,且都处于青春勃发时期,性饥渴是自然的,有“军营呆三年,老母猪变貂蝉”一说。

加之那时部队业余文化单调无味,故一到星期天,都会编出各种理由争那每班一个的上街名额,到永平县那条一泡尿就撒到头的街上去浏览番春色。

更胆大者,竟敢触碰部队最忌讳也是管理最严的作风问题高压线,绯闻逸事,屡有发生。

一般城市兵就是图个开心,玩玩而已,记得称之为“钓蛋”、“耍马子”。

而农村兵往往来真格的,每年老兵退伍后,都会有当地姑娘被带走,还有的老兵干脆留下来做个上门女婿。   

俺一来自农村的老乡,恋上一个扎根永平后,苦干多年,开了一家最大的酒店,成了当地有名的富翁,听说驰名中外的永平黄焖鸡,就是他们两口子挖掘永平传统食品的结果!去年俺们几个老乡战友故地重游时,还在他的酒店喝了几瓶当年的包谷酒!

俺刚到部队时还是青枝涩果,这之前三年中学时间里和女生说话绝对没超过十句!所以当连队列队时有女人走过,不用喊口令就会向女看齐的现象出现,俺就会在鼻子里哼出:没出息!

几年大米干饭撑下来,俺自然发育成全须全尾的小伙子。用句赵本山的话:俺年轻的时候那家伙可是帅呆了。刘英奇有个高档家用电器海鸥203相机。星期天我们就把那些风华正茂的臭美印在那方二寸的底片上。

由于正处于青春发育期加之部队伙食差,总感到食欲比性欲要强烈的多。如果轮到上街,就约几个不屑于钓蛋耍马子城市兵,用那点儿可怜的津贴费买些罐头和水果糖,跑到团部北面山谷里的烈士墓,用那粗糙的石碑把罐头磨开,打牙祭,喂肠子。

再有精力就在城市兵和一些干部子弟里借阅和摘抄一些手抄本,俺现在还保留着几本。印象最深的是两首诗,一首名:《为革命,永远让青春放射光华》激励十八岁的青年立志奋斗,我抄它时正好十八岁。另一首名:《献给游击队的烈士们》。很长的叙述诗,说的是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后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幸存者,在一个把红旗插向白宫的最后时刻被子弹击中的烈士墓前的思念之情。陶冶了当时的情操,还练就了一手好字!

说老实话,咱也是正常人,要说对异性一点不感兴趣,那时瞎话!只不过有点儿像被老和尚吓唬住的小和尚,懵懵懂懂,没有开窍。在俺身上也发生过轶事绯闻。

轶事发生在大理州歌舞团,俺一个最要好的战友高振江,(干部子弟,那些诗抄很多来自于他那里)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和该歌舞团的一个名叫李莉云的舞蹈演员腻糊上了。书信电话频频,不可开交!

有次,我俩到大理出差。定好旅馆后就奔了歌舞团宿舍,他嘴上说让我给他把关,脸上却难掩得意之情。李莉云见了自然高兴地面若桃花,赶紧跑出去买面卖肉,张罗着给我们包饺子。(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借钱招待我们的!)有俺这个北方佬最爱吃的饺子,还有和杨贵妃有一比的美女作陪,那顿饭吃的是不亦乐乎!

吃了人家的饺子后聪明点儿的就赶紧走啊!可那时的我脑子就是没开这个窍!任高振江急的抓耳挠腮,任李莉云烦的走进走出,我就是没有这个眼力见!觉得就应该一块来一块走,我心里还急呢:这小子怎么就没有一点儿走的意思呢?

俺这个电灯泡曾明瓦亮的照了两个多小时后生气的说:我不等你了,先回旅馆了!两人长出了一口气后连连说好。

去年在大理见到已发福的如相扑运动员的两口子,说起此事来笑的和弥勒佛似的。

绯闻发生在下关至昆明的大客车上。那年我考上解放军广州军事体育学院,赴学路过下关市,恰好碰到刚从军医学校毕业回来的老乡丁德民,他本要将一个女护士送至昆明探家,车票都已买好,可因为工作安置问题须留在师部,就把她托付给我,让我一路上照顾一下。

老乡相托,有现成车票,还有酷若韦唯的美女相伴,美事啊!自然满口应承。

那时交通不便,下关到昆明须做两天汽车一天火车整整三天行程。

那是俺第一次单独近距离接触女性,人家又是个干部,本身腼腆拘束,头半天基本无话。中午吃饭时,我就以呵护者的身份又是占座又是买菜又是端饭又是打汤,尴尬局面逐渐打开,下午话语就多了起来。

晚上住在楚雄,饭后两个年轻的军人自然而然的散步在高大的桉树下面,竟有点儿意境了!夜幕降临时才各自回房间休息。

第二天,我俩的角色似乎发生了对调,是她以护士特有的细心照顾我了,一早我起来到公共洗漱间时,她竟然把牙膏都给我挤在牙刷上等我了。

到昆明车站她家里人来接站,她直接把我的背包拎到车上,非要我住在她家里。

她父母亲都是医务人员,对人和气可亲,那天晚饭我的碗里满满的都是她母亲给我夹得菜。我真有一种到家的感觉!

本来她还想领我在昆明多玩几天,可第二天到军区干部部时被通知立即赴广州军体院报道。

我和她只留下三天美好的记忆!

二十年后我到昆明参加学术研讨会,凭记忆找到了她家,已人去楼空!听说她调到了昆明,我找了几个军队医院,没有一丝她的音信!

记得有一句这样的话:年轻时,我们不懂爱情!

 

疆土之春(十)风华正茂之不谙风情 - 砖石瓦砾夫 - gjzxy 的博客

  

   

疆土之春(十)风华正茂不谙情 - 砖石瓦砾夫 - gjzxy 的博客

  在大理重会高振江李丽云两口子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